中国制定战略性新兴产业新发展计划

中国制定战略性新兴产业新发展计划

中国发布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大规模计划。按照国家发展改革委、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等四部门2020年9月11日联合印发的《关于扩大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 培育壮大新增长点增长极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中国将培育和打造10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战略性新兴产业基地、100个具备国际竞争力的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引导和储备1000个各具特色的战略性新兴产业生态。《指导意见》强调有必要建立起自己的专长,建立起芯片、5G设备、工业机器人、生物材料和疫苗生产厂。

中国几年前发布了《中国制造2025》行动纲领。按照这份纲领,中国应该在2025年前确保生产本国需求的70%的高科技产品,其中包括生物材料、自动驾驶汽车、半导体等。这份文件引来了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的如潮批评。华盛顿几乎把这份文件视为是中国在谋取世界科技领先地位时的全球扩张战略。说实在的,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在谈到有必要遏制中国的全球野心时,正是举出《中国制造2025》行动纲领为例来说明问题的。

为了不再激化与西方本已糟糕的关系,中国政府有段时间不再公开谈论《中国制造2025》行动纲领,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放弃了发展本国基础技术的方针。更何况,当前的外部形势相反,一直在迫使中国确信有必要“自力更生”,以保障本国的技术和经济安全。比如,美国最近对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的制裁为中国科技巨头制造了极大的问题。芯片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设备生产的必要产品,不管是智能手机还是通信基站都是如此,但全世界无论如何都在芯片生产中使用美国技术。不供应这种产品,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就会难以保持自己在世界市场上的竞争力。

同样的情况几乎涉及任何高科技行业,而离开高科技行业,无法想象现代社会的发展。国家发展改革委、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联合发布的《指导意见》更具体地描述了中国应该聚焦进口替代和摆脱技术依赖性的行业和方向。这首先是建设5G网络和工业机器人技术,发展生物技术和疫苗、民用航空制造新材料、包括智能及新能源汽车在内的绿色能源、数字创意产业。中国互联网技术专家、资深互联网观察家刘兴亮告诉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与广播电台记者,可以说,《指导意见》是《中国制造2025》的延续,但它根据变化中的世界局势而确定的优先方向更为精准。获取更多前沿科技信息访问:https://byteclicks.com

他说:“我们可以看到在《中国制造2025》计划中并没有出现‘区块链’这些词汇,我想与之相比新的《指导意见》更加全面、与时俱进,可以说是《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一个2.0升级版本。我们可以看到此次《指导意见》直接聚焦‘卡脖子’问题,指的就是这次中美关系博弈中,美国对我们在技术方面进行‘卡脖子’的行动,制裁我们相关的高科技企业。当然,即使中美关系没有恶化、中美贸易战不存在,我们也应该去发展这些行业,只是说“卡脖子”问题是一个催化剂而已”。

中国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占GDP比重达11.5%。中国已经转向新的发展模式——从劳动集约型转向资本和科技集约型模式。中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芯片和微型电路消费国,生产高科技电子产品离不了这两样东西。去年,中国进口了价值3000亿美元的芯片和微型电路——比石油的价值都高。但现在当全球经济走弱时,国际供应链处于新冠肺炎疫情的负面影响之下,就像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的声明中所说的那样,中国需要应对这些挑战,确保本国发展的稳定性。

刘兴亮认为,从远景计划来看,这确实将帮助中国取得科技和经济独立,但这项艰巨的任务无法快速完成。

刘兴亮说:“我认为时间很难预测,因为其中包括很多我们目前的“卡脖子”行业,比如芯片、操作系统等,很多事情不能一蹴而就。而且在这些领域不光是单纯的技术问题,可能还需要形成相应的生态系统,这都是相对比较漫长的过程。如果一定要预估的话,我想可能至少还需要5-10年。另外,在这些关键技术领域,我们不能太过急于求成。”

芯片生产是复杂的技术过程。中国各个公司迄今仍不能生产最先进的7和5纳米芯片,这些芯片用在最新款的智能手机中。由于三星(Samsung)、台积电(TSMC)、联发科技(MediaTek)等世界生产商不是原地踏步,中国需要付出极大的努力才能追赶上他们。问题不单是研发芯片本身,而在于生产和设计芯片用的技术和软件是美国的。因此,哪怕是中芯国际(SMIC)等中国芯片生产商,也仍然可能遭到美国的压力和制裁威胁。

因此摆在中国面前的任务的确是发展整个循环的基础技术。为此需要极大资源。2014年建立了所谓的“大基金”——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China Integrated Circuit Industry Investment Fund Co.),迄今为止已经积累了超过300多亿美元,在不久的将来可能再吸引同样数目的资金。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应该刺激发展本国半导体工业领域的基础研究,支持该领域的大型中国公司。旨在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指导意见》还强化地方政府对战略性新兴产业重大工程项目的投资牵引作用。《指导意见》中强调,在中国必须达到技术独立的产业,为此要不吝投入资金和其它资源。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