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德报告:保持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竞争优势

兰德报告:保持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竞争优势

2020年7月8日,兰德公司网站发布保持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竞争优势报告,作者是沃茨曼和阿布隆(客座信息学家)等九人。报告要点如下:

人工智能(AI)技术具备成为未来武装冲突中关键力量倍增器的潜力。中国已将人工智能视为实现其增强国家竞争力和保护国家安全的关键目标。如果当前的人工智能计划获得成功,中国将对美国及其盟国取得实质性的军事优势,这将对美国产生重大的负面战略影响。美国现在有多少领先优势?美国和美国空军需要采取什么措施来维持这种领先优势?为解决这些问题,作者对美国和中国的人工智能策略、文化和结构因素以及军事能力发展进行了比较分析,并查阅了中英文相关文献,包括趋势和突破、商业问题、比较文化分析以及军事科学和作战概念的文献。作者发现,美国国防部的关键维度包括将人工智能应用于军事开发和工程;验证、测试和评估方面的进步;以及人工智能的作战概念。重要的是,每一个维度都在国防部的直接控制之下。

研究的问题

(1)如何比较美国和中国的人工智能战略?

(2)文化和结构因素上的哪些主要差异会影响中美人工智能战略的实施?

(3)这些差异如何影响美国空军的军事能力发展?

(4)美国空军如何在与军事相关的人工智能能力上建立竞争优势?

主要发现

•很难明确回答哪个国家在人工智能领域处于领先地位,讨论人工智能生态系统的各个部分更为有用。尽管中国有一些优势点和高度领导力,但美国在人工智能的几个关键领域似乎依然存在有限的领先优势。

•截至2020年初,美国在人工智能技术开发上处于领先地位,归功于其在先进半导体领域的巨大优势。中国正试图通过大规模的政府投资来侵蚀这一优势,美国缺乏实质性的产业政策也有利于中国。

•在对人工智能开发至关重要的大数据领域,中国较美国更有优势。部分原因在于中国政府和大型中国科技公司的数据收集不受隐私法律和保护的约束。但是,中国在数据量上的优势可能不足以克服美国在半导体领域的优势。

•从国防部的角度来看,突破性的基础研究并不是比较中美相对竞争地位的关键维度。不论是美国、中国还是中美合作,都可以进行基础研究。

•商业行业也不是竞争比较的关键维度。公司总部设在美国和中国的行业寻求在任何市场上提供产品和服务。

建议

•通过制定和维护前瞻性人工智能路线图来管理预期,强调在近(1-2年),中(3-5年)和远(6-10年)期限内国防部现实的人工智能目标。

•在国防部的控制下建立工程管线。

•创建和定制用于人工智能技术的验证、确认和评估技术。

•为采用人式智能的新作战概念建立开发、测试和评估流程。 引自“航空工业信息网”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