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德报告:现代战争的JADC2—识别和开发人工智能应用程序的分析框架

兰德报告:现代战争的JADC2—识别和开发人工智能应用程序的分析框架

2020年7月1日,兰德公司网站发布报告,题为《Joint All-Domain Command and Control for Modern Warfare:An Analytic Framework for Identifying and Developing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pplications》,作者是谢里尔·林格尔(高级工程师;、帕蒂兰德研究生院委任教授)和杰夫·哈根(高级工程师)等8人。报告要点如下:

研究的问题

(1)多域指挥控制(当前为联合全域指挥控制(JADC2))定义有哪些一般要素?

(2)实现JADC2面临哪些挑战?

(3)JADC2需要哪些赋能技术和能力?

本报告研究了美国空军应用人工智能(AI)以及更广泛的自动化以有意识地进行JADC2规划的可能性并提出了相关建议。

研究发现,必须使3个主要的赋能类别协调一致,以支持未来的多域作战:(1)指挥控制(C2)的构造或部队的组织方式,授权机构设置以及如何训练和配备人员;(2)充分利用C2数据所需的数据和数据基础结构;(3)在利用数据指挥控制全域部队的工具、应用程序和算法中包括人工智能算法。

转向现代化的JADC2,要求各相关方开展协作以制定政策、指南、策略、技术、流程、培训和演练、基础设施和工具(可能会利用人工智能),从而实现作战概念化。

重要发现

• 空军空战中心(AOC)72小时空中任务周期与当前的数字世界不一致。未来,有意识的规划与动态规划之间的平衡将发生变化,将更多地侧重于动态规划,并且JADC2工具和流程需要支持这种变化。

• 将AOC结构迁移到现代数字环境面临许多挑战:依靠以人为中心的主题专家会议和委员会、气隙系统数据的多级保密以及严重依赖商业服务产品。

• 限制多域作战(MDO)速度和范围的其它因素包括:权限和指挥关系、跨域战斗节奏的同步、针对不同域的不同流程、不同战区和地区不同的C2结构以及坚实而灵活的通信系统和流程。

• 应该3个赋能类别协调一致以支持MDO:确定JADC2的C2构造,可用于MDO的数据源和计算基础结构,以及通过多域决策者“在回路中”来支持机器对机器流程的算法开发。

• 未来有多种MDO作战概念,并且需求会因战役的不同而发生改变。未来的C2结构应具有灵活性以适应各种变化。

建议

• 空军作战整合中心(AFWIC)应与太平洋空军和美国部署在欧洲和非洲的空军合作,通过战事推演和桌面演习假定并继续探索MDO概念以支持国防战略,然后将达成共识的MDO概念告知更多的相关机构。这将有助于与其它军兵种和美国国防部当局进行必要的接触。

• 空军首席数据官应在各个作战中心之间建立数据管理策略,以确保数据得到保存并对其进行适当标记以实现可访问性(包括标记的安全流),并且保证数据存储能力是足够的。进行标准化实验将有助于验证前进的方向。

• AFWIC应该与空战司令部(ACC)一起评估C2备选结构以对MDO赋能。需要开展其它战事推演和招开研讨会来比较和对比备选方案。ACC的后续工作包括制定开发、组织、培训和装备计划。

• JADC2应该以统一、渐进、互动的方式推进。整个企业(C2构造、数据管理以及工具、应用程序和算法开发)应遵循总体战略。

• 作为作战综合中心,AFWIC应确保遵循该战略,并向空军参谋长报告。 [引自“航空工业信息网”]

报告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