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智库发布报告分析中国军事创新中的 “人工智能武器”

近期,美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发布题为《中国军事创新中的“人工智能武器”》的报告,阐述了中国军事领域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现状,系统分析了中国发展人工智能武器系统和自主系统的潜在影响,并提出相应的战略建议。

美智库发布报告分析中国军事创新中的 “人工智能武器”

一、现状分析

报告认为,随着技术创新日益成为大国竞争的核心制胜因素,中国把人工智能技术上升至国家战略地位,在人工智能武器系统和自主系统研发试验等方面采取了积极行动。

在战略层面,中国已将发展人工智能技术作为军事现代化的重要方向。如于2017年7月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要求“加强人工智能在指挥决策、国防装备等军事领域的应用”;同年,习近平主席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加快军事智能化发展,提高基于网络信息系统的联合作战能力和全域作战能力”,为推进人工智能军事化应用提供了权威指导;2019年7月发布《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称,中国军事安全面临技术突袭和技术代差被拉大的风险,指出“智能化战争即将到来”,正在进行的“军事革命”将改变未来战争的制胜机理。报告认为,利用科技创新谋求大国竞争的优势地位是中国国家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当前中国正针对美军的不对称作战优势,大力发展新兴技术能力,其军事智能化将在人工智能和自主性的基础上,拓展至研发基于自适应控制或完全自主化的武器系统。

在基础研究层面,军事科研院所、国防工业以及新兴企业的技术创新为人工智能军事化应用奠定基础。例如,国防科技大学精确制导自动目标识别重点实验室致力于自动目标识别技术的研究等。云洲智能科技等企业、北京理工大学等知名大学,也投入科研力量开展无人系统和自主武器系统的相关研究。

在应用层面,中国致力于在各军种部署机器人、无人系统和精确制导导弹等先进技术。如中国陆、海、空三军分别致力于研发军事机器人和无人地面车辆、自主无人水面舰艇和自主无人机系统等。此外,中国国防工业在无人机和先进导弹技术发展方面具有明显优势,使其在作战行动中拥有更大自主性。

中国军事优势的形成取决于新兴武器系统的作战能力,目前仍需克服试验、训练和作战概念等方面的挑战,以及技术人员经验有限和工程能力不足等缺陷。例如,半导体尤其是人工智能芯片,严重制约了中国部署和启用人工智能武器系统,中国也正积极投资以克服这些关键弱点。

二、潜在影响

报告认为,中国人工智能武器系统和自主系统的发展可能会影响军事平衡、全球安全和战略稳定等。

一是中国人工智能武器系统和自主系统存在安全隐患。在中国公开的政策文件、官方声明、新闻报道等中,尚未有试验自主系统、人工智能等技术的相关信息。据此,报告指出中国军方可能会因谋求对美国的军事技术优势,匆忙部署未经试验、不可靠的人工智能武器系统和自主系统,而且武器自主性的提高必然会导致其复杂性增加,再加上中国军队缺乏实战经验等因素,极大地降低了其在实战环境中的安全性、稳定性和可靠性。

二是人工智能能力向非国家行为体扩散对全球安全产生影响。报告重点强调了中国在中长航时无人机出口方面的领先地位,认为中国在向美国潜在对手和军队出售武器方面受限较小,这加速了人工智能武器系统和自主系统向非国家行为体扩散,从而增强恐怖组织势力,对美国国家利益、全球安全造成严重威胁。

三是中国对自主武器系统的模糊定义给军备控制带来潜在挑战。目前,中美双方在“自主武器系统”“人机协同”“人机融合”“人机合作”等概念方面存在分歧。如美国防部指令3000.09将自主武器系统定义为“启动后可自主选择并攻击目标,无需人工干预的武器系统”;而中国军方尚未公开发布与之对应的相关文件,而是使用“自主武器”“人工智能武器”“智能化武器”等概念。相关概念定义的模糊易造成混淆,对军备控制构成潜在挑战。

三、应对建议

报告认为,美国必须面对与中国的长期竞争,做好意外升级、发生冲突的准备。针对中国军事创新中的“人工智能武器”带来的新挑战,报告建议美军方和国家安全决策者考虑以下建议。

一是提高情报能力,密切跟踪和监视中国的军事和技术发展。美情报部门应提高其利用开源情报技术的能力,必要时需重新确定情报活动的优先顺序;恢复技术评估办公室等机构,为情报分析和政策决策提供信息;加大对中国军事著作和技术文献的翻译和评估力度,充分利用现有情报材料,把握中国人工智能技术发展趋势;提高反情报能力,美国防部在传达和披露人工智能和自主性领域的新计划、新能力时需更加谨慎。

二是确保美国在人工智能伦理方面的领导地位。美军方应明确其在战争中的立场,即以符合其价值观和道德规范的方式使用人工智能技术;在中国寻求增加“话语权”时,美政府应指出中国所表明的立场与实际行动不一致;美军方应继续与志同道合的盟国开展富有成效的对话,以便就法律和道德问题达成共识,加强在未来军事行动中使用人工智能武器系统和自主系统的道德规范。

三是降低人工智能军事化应用对国际安全的冲击。围绕“人工智能安全和复杂系统试验”等问题,寻求务实的双边和多边合作机会;寻求中美军事接触新机遇,释放友好信号、减少误解,并敦促中国增加其在人工智能战略意图、政策和实践等方面的透明度,防止美军事战略家做出误判导致意外升级;探索限制人工智能武器系统和自主系统向非国家行为体扩散的方法,例如调整现有的出口管制机制等;美军方应继续强调人工智能系统的安全性、可靠性,探索并建立危机管理机制,减少事故或意外升级的可能性。

四是优先打造“人工智能战备”力量。具体措施包括改进不同数据库之间的集成方案,持续推动军事信息技术的现代化发展,建设人工智能系统所需的基础设施等,并通过招募、保留、培训拥有相关专业技能和知识的创新人才,维持对“国防创新计划”的投资等推动计划实施。[国防科技要闻]

报告下载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