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EA《世界能源展望》疫情后局面预想

冠状病毒疫情造成严重破坏和不确定性的情况,需要大力制定精心设计的能源政策,使世界走上正轨,建立一个有弹性的能源体系,实现气候目标。

这是IEA发布年度《世界能源展望》(WEO)时发出的呼吁。《世界能源展望》是该机构的旗舰出版物,关注未来十年,探索摆脱危机的不同途径。 [1]

今年,全球能源体系受到很多干扰。新冠肺炎(Covid-19)危机造成的破坏比近代史上任何其他事件都要大,留下的伤痕将持续多年。

但这种剧变,有助于、还是阻碍加速清洁能源转型的努力,实现国际能源和气候目标? 

这份新报告提供了IEA对疫情影响的最新分析:2020年,全球能源需求将下降5%,与能源相关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将下降7%,能源投资将下降18%。

《世界经济展望》已确立的方法,即通过比较不同情景说明能源行业可能如何发展,在当前不确定时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价值。

与往年一样,IEA采用了三种不同的设想,但今年是在COVID-19背景下制定的。

《世界能源展望-2020不同发展路径

 既定政策方案(STEPS),2021年,Covid-19逐步得到控制,全球经济在同一年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这一设想反映了现今宣布的所有政策意图和目标,但要有实现的具体措施的支持。

 恢复拖延情景(DRS)设计,与STEPS有相同的政策假设,但疫情持续会对经济前景造成持久的损害。全球经济只有在2023年才能恢复到危机前的规模,而这场疫情带来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能源需求增长率最低的十年。

 可持续发展方案(SDS),清洁能源政策和投资的激增将使能源系统走上正轨,全面实现可持续能源目标,包括《巴黎协定》、能源获得和空气质量目标。公共卫生和经济的假设与STEPS相同。

 2050年新的净零排放案例(NZE2050)扩展了SDS分析。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公司正在制定减排目标,特别是到本世纪中叶。所有这些都在SDS中实现,使全球碳排放有望在2070年达到零净排放。NZE2050是IEA第一个详细的模型,描述未来十年怎样才能使全球二氧化碳排放在2050年达到零排放。

根据上述政策设想(反映了现今宣布的政策意图和目标),全球能源需求将在2023年初反弹至危机前的水平。

然而,在恢复拖延情景下,如出现疫情拖延和更深的衰退,设想所示的情况要到2025年才会发生。与危机前的趋势相比,需求增长放缓降低了油、气价格的前景。但投资的大幅下降增加了未来市场波动的风险。获取更多前沿科技信息访问:https://byteclicks.com

可再生能源是这场的明星

可再生能源在所有方案中都扮演着重要角色,太阳能是舞台的中心。支持性政策和成熟的技术,使人们能够以非常低的成本在主要市场获得资金。

大多数国家,太阳能光伏发电的成本一直低于燃煤或燃气发电,而太阳能发电项目的成本也达到了有史以来的最低水平。

按照上述政策设想,可再生能源将满足未来10年全球电力需求增长的80%。水电仍然是最大的可再生能源,但太阳能是主要的增长来源,其次是陆地和海上风能。

IEA执行主任法提赫•比罗尔博士说,“我认为太阳能将成为世界电力市场的新霸主。根据目前的政策设置,2022年以后每年的能源部署都有可能创新纪录。”

“如果各国政府和投资者按照我们的可持续发展设想(SDS),加大在清洁能源方面的努力,太阳能和风能的增长将更加惊人,而这将极大地鼓舞人们应对全球气候的挑战。”

可再生能源的强劲增长需要与电网的强劲投资相结合。如果投资不足,电网将成为电力部门转型中的薄弱环节,影响电力供应的可靠性和安全。

最脆弱的群体感受到危机的最严重影响。疫情扭转了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多年来获得电力人数下降无法缓解的趋势。而贫困水平的上升,可能使世界上超过1亿人无法负担基本电力服务。

化石燃料的作用

化石燃料面临各种各样的挑战。按照既定政策设想,煤炭需求不会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在2040年的能源结构中,它的比重将自工业革命以来首次降至20%以下。但对天然气的需求显著增长,主要是在亚洲;而石油,仍然容易受到疫情的造成的重大经济不确定性的影响。

比罗尔说,“未来10年,全球石油需求增长的时代将结束”。“但如政府政策没有大的转变,就没有快速下降的迹象。根据目前的政策设置,全球经济反弹很快会把石油需求推回到危机前的水平。”

与2008-2009年的金融危机相比,全球碳排放量的反弹将更加缓慢,但世界距离可持续复苏仍有很长的路要走。清洁能源投资的逐步转变,为促进经济增长、创造就业和减少排放提供了一条途径。除了欧盟、英国、加拿大、韩国、新西兰和少数其他国家之外,这个路径,在迄今提出的计划中,还没有突出地表现出来。 

IEA《世界能源展望》疫情后局面预想

2020年,卫星探测到石油和天然气作业产生大量甲烷排放[2]

可持续发展设想(SDS),展示如何让世界走上全面实现可持续能源目标的轨道。在此设想下,全面实施《IEA可持续复苏计划》,[3] 将使全球能源经济走上一条不同的“后危机”道路。

除了太阳能、风能和能源效率技术快速发展,未来10年将见证氢和碳捕获、利用和存储技术的大规模发展,以及核能发展的新势头。

比罗尔博士说,“尽管今年全球排放量出现了创纪录的下降,但世界还远远没有采取足够的措施,以实现决定性的下降。经济低迷暂时抑制了排放,但经济低增长不是低排放战略,它只会进一步加剧世界上最脆弱人口的贫困。”

“只有对生产和消费能源的方式进行更快的结构调整,才能永远打破排放的发展趋势。各国政府有能力、也有责任采取果断行动,加快清洁能源转型,让世界走上实现我们的气候目标的道路,包括实现零排放。”

这些努力的重大部分必须集中在减少现有能源基础设施的排放上,比如燃煤电厂、钢铁厂和水泥厂。

否则,无论在其他领域采取何种行动,国际气候目标都将无法实现。《世界能源展望-2020》详细的新分析显示,如果今天的能源基础设施继续以目前的方式运行,那么已经锁定了1.65的温升。

尽管面临各种重大挑战,净零排放世界的愿景正日益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可持续发展方案中规划的雄心勃勃的路径,有赖于各国和企业能否按时、全面地实现所宣布的净零排放目标,使整个世界在207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

要早20年达到这一目标,如2050年前达到新的净零排放目标,需要在今后10年采取一系列引人注目的附加行动。

例如,要求到2030年减排40%,即低排放资源提供全球电力,从2019年不到40%上升到75%,而且到2030年全世界50%以上的乘用车是电动的,而2019年只有2.5%。

电气化、创新、行为改变和大幅提高效率都能发挥作用。能源经济的任何领域都不能落后,因为其他领域的发展速度不大可能足够快地弥补这个差距。[编译:镜清]

资料与注释

1. Claire Volkwyn,Pandemic frames IEA forecasts in World Energy Outlook,PEI,October 13, 2020

2. IEA,World Energy Outlook 2020,Executive Summary,2020-10-13

3. IEA,World Energy Outlook Special Report,Sustainable Recovery,18 June 2020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